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88小說網 > 店里都是穿越者 > 第兩千兩百九十五章 回到臨淵閣
    .

    第兩千兩百九十五章:回到臨淵閣

    等將人送出門后,云浩心中還是有些小遺憾的。畢竟不是誰都能,抵御的了這么一個美人的誘惑的,而且還不用負責。

    不過等他再回頭,就無比慶幸自己的這個決定了。

    因為佑希就他喵的站在門口。

    這一刻他的心中除了慶幸還是慶幸,因為在佑希的身邊,還站著一人,任天成,不過現在的他可是一臉的鼻青臉腫。

    云浩險些就認不出他來。

    “任天成,這是?”云浩一臉訝異, 明知故問道。

    “摔得 ,剛才走不不小心摔得!比翁斐晌嬷鶐妥,說道。

    約莫是扯動到了傷口,任天成疼的是呲牙咧嘴。

    云浩一臉的古怪神情,摔能摔出一個兩眼青腫,任天成也是一個人才了。

    見到他這幅慘樣,云浩很沒有兄弟義氣的笑了起來。惹來了任天成一陣的白眼,可惜以他現在的這幅尊榮,有白眼和沒有白眼,壓根沒有什么兩樣,因為他的眼睛,腫的只能是瞇起一條縫出來。

    見到這一幕,饒是佑希也跟著笑了起來,以至于任天成那臉上,幽怨的表情是更加的重了。

    他悻悻然離去,將空間讓給兩人。

    佑希雙眼死死的盯著云浩,看的他有些尷尬,摸了摸鼻子,云浩開口說道:“我剛才真的什么都沒做!

    “我知道!庇酉W旖锹冻鲂σ,直到現在她依舊是一副好脾氣,便是因為云浩,什么都沒有做。

    “那干嘛還這么看著我?”云浩有些詫異道。

    佑希笑容更勝了,她開口說道:“現在可以做點什么了!

    “什么?”云浩開始還有些懵逼,可是后來就琢磨出來點味道了。

    他一臉驚喜的看著佑希,道:“真的?”

    佑希沒有說話,而是以行動告訴他。

    一夜無話。

    等到兩人再次醒過來之后,云浩打著哈欠走出房間,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,然后就見到大家都在等他。

    “云浩哥哥!

    嚶嚶見到他后,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云浩這體格不行啊!笔挔D見他叉著腰,雙眼惺忪,臉上露出古怪笑意。

    “滾,滾,滾!痹坪茮]好氣的擺了擺手道。

    只要是男人,誰肯承認自己不行啊。

    “們在說什么?”佑希此時也從屋中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蕭燚見到后,表情立刻變得嚴肅起來:“沒什么,我們就是聊聊離開的事情!

    云浩也是一臉笑意的轉過身,道:“對啊,我們就是聊聊離開的事情!

    他伸了伸懶腰,揉了揉確實有些酸疼的腰肢。

    佑希一臉狐疑的看著兩人,但也沒有多說什么,她想了想說道:“要回去了嗎?”

    “對啊,我們在這里也耽擱不少的時間,需要回去報個平安!痹坪崎_口說道。

    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見到徐麗了。

    佑希笑了笑,對于云浩的心思,她自然是猜的到的。

    “確實該回去一趟了,我都想阿亞做的飯菜了!

    等眾人準備就緒之后,隨著一道光華閃動,一道空間門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,隨后他們便被傳送走了。

    此時的阿亞依舊種著她的草,徐麗則坐在沙發上織毛衣,現在的她越來越有一個賢妻良母的樣子了,如果是以前的她,肯定不會做這種事情的。

    隨著一道光華的閃過,云浩等人出現在了臨淵閣的大門處。

    有了上一次的教訓,這一次,他沒有在一驚一乍,直接推門而入。

    坐在客廳中的徐麗和云結衣,幾乎是同時轉過了頭,見到了推門而入的云浩后,兩人都激動的站起身來,徐麗上前給了他一個擁抱。

    而云結衣只是站在一旁看著,臉上滿是笑容,還是云浩主動上前,給了她一個擁抱。

    “阿亞和周滅呢?”

    云浩左右看了看,沒有發現兩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阿亞在院子中,周滅有事出去了!毙禧愓f道。

    云浩也沒有在這個問題上多問,眾人走入屋子中,恰巧阿亞從院子中走了出來,蕭燚舔著臉湊過去道:“阿亞,有沒有想我?”

    “沒有!卑啂缀跏菦]有任何猶豫的說出這句話。

    蕭燚大囧。

    眾人則是哈哈大笑起來。

    柳如是走了出來,看到這一幕,也跟著笑了起來,不過她的眼神卻望著蕭燚的身上,女子含情,如水似波,可惜卻是拋給了瞎子。

    蕭燚也跟著眾人笑了起來,轉頭看到柳如是,一臉的詫異道:“柳如是,好久不見啊!

    柳如是收回眼神,眼中有些幽怨,可還是說道:“好久不見!

    云浩轉頭,看到了沙發上的毛線球,以及一件織到一半的圍巾,他不禁笑道:“還有會這種技能呢?”

    在他印象中,徐麗是一個富家千金,是一個女強人,是一個一個獨立女性,但沒有想到,她還有這么母性的一面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就不能織圍巾了?”徐麗有些沒好氣的說道。

    云浩聳了聳肩,不再繼續這個話題,而是走到了沙發上,拿起織到一半的圍巾,摸了摸,手感不錯,只是細節處還是有些粗糙,可見徐麗應該也才剛剛學會這個技能。

    “織的真好,給我織的嗎?”云浩有些愛不釋手。

    徐麗白了他一眼,嘴硬道:“我給寶寶織的!

    云浩看著明顯要大很多的圍巾笑了笑,知道徐麗只是賭氣,他剛才質疑她的事情,便沒有再這件事情上糾結太多。

    眾人經過短暫的相處后,天色也逐漸暗了下去,于是便各回各的房間。

    云浩和徐麗躺在床上,發乎情,止乎禮的從人生哲學,聊到了詩詞歌賦。

    可聊著聊著,兩人的話題便聊到了這次魔界之行上。

    “魔界真的像說的那樣荒涼嗎?”徐麗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還能騙不成!痹坪拼鸬

    “那樣的地方,也沒什么可占領的必要吧!毙禧惤又f道。

    云浩這次倒是不說話了,在聊下去,恐怕徐麗又要勸他不打這場戰了。

    可惜,樹欲靜而風不止。

    徐麗翻了身,將云浩壓了下去,雙眼直視著他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不去?”

    云浩依舊是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徐麗有些泄氣的趴在云浩的身上,這個問題這段時間兩人已經討論了很多次,可惜每一次的結果都不會改變。

    “那什么時候?”徐麗甕聲甕氣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等安局的化驗結果出來后,我大概就要走了!

    徐麗的身軀明顯的顫抖了一下,左手死死的攥著云浩胸前的衣服。

    云浩輕輕的抱著她,沒有在說話。
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今期三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