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88小說網 > 快穿就是休養所 > 第21章 親近
    因此,程翟揚對待身邊的人還算平等,突然看到木因為書歌的‘責備’,這么正兒八經地表示歉意,還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因此,他還為木求情了一番“也沒什么,書歌你不用如此!

    這是想起了之前,木的弟弟,叫什么來著……好像是末?就是因為書歌云淡風輕的模樣,就被罰了。

    木雖然做事情有些……但問題也不算大。

    這是看在裴欽鳴的面子上,他不想在途中鬧出事來。

    可顯然,程翟揚這是想多了,還特別為此擔心了兩天,又發現木除了最初有所收斂之外,之后該如何還是如何,書歌也不說他。

    可見,木與末還是不一樣的。

    這書歌對木,可算是特別了。

    程翟揚都能看出來的東西,裴欽鳴如何看不出,只是并沒有說罷了。

    如今他也沒什么資格去說這個。

    不論怎么說,其實也都只是他一個人的一廂情愿罷了。

    只是裴欽鳴如今沒有想過那么多,只想著慢慢來,總有那么一天的,這才并不著急。

    說是喜歡么,連裴欽鳴自己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也只是在兒時遇到了這個姑娘,然后從此再難以忘懷。

    他現在也都不知他待書歌是何種感情,當初,自然是純粹的被她吸引,喜歡這個清秀個性的女孩3,也有照顧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至于如今么……

    裴欽鳴自己都是不知,別人又如何得知么?

    雖然最初書歌是約束了木的,但顯然這用處并不大,書歌也沒有真要約束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木自小在族地長大,族地里除了族人,除了生活的那些,也就只有森林了。

    所以說他是在森林長大的也不為過。

    如今突然離開了熟悉的森林,走到了外面人群之中,就是穩重如他,也是有些慌亂,不知道要如何做,也只有以此來轉移自己的注意。

    久了之后,還真從其中找到了幾分樂趣。

    書歌知道他的情況,畢竟他往昔可不是這樣的,因此說是約束,也只是口頭上說說,并沒有太過強烈的意思。

    木與書歌自小就是在一起長大的,如何看不出書歌是真的生氣,還是只是說說罷了,因此也沒有真的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最初裴欽鳴還覺得書歌是認真的,畢竟第二次見面,書歌就云淡風輕地將招惹出事的族人關了禁閉。

    也是過了兩次,才發現書歌只是說說罷了。

    也難怪木并沒有放在心上,該如何還是如何。

    雖然相處不多,但是裴欽鳴對書歌也算有些了解了,一般情況下,自然不會出現這種情況。

    而如今既然出現了,自然是有些別的問題,例如……木本身。

    裴欽鳴倒是不會猜想是不是書歌與木互換了身份,變了模樣出現在他們面前。

    實在沒有必要不說,裴欽鳴也不會看不出來。

    想想他們族地里的情況,加上書歌也說了,她們基本是一輩子都不會外出的。

    對外面自然不會習慣。

    任誰,都不會習慣。

    而書歌既然慣著木的性子,裴欽鳴自然也依她。

    日子久了,木習慣了不說,程翟揚好似也習慣了似的,天天招惹木,非要讓他說自己幾句才高興。

    像是斗嘴斗著斗著,斗出友情了似的。

    裴欽鳴也是無奈。

    只是如此,裴欽鳴對書歌也有了些心疼。

    書歌這么做,其中有木與她關系好,她對他極為照顧之外,顯然,書歌也是清楚這些的。

    書歌身為一族之長,他們族人也沒見著有鬧事,或是不滿的,書歌怎么如此……過于懂事了。

    而且,書歌也就照顧到了木,也不知她自己又是否習慣外面的情況。

    因此,可見的,程翟揚與木之間吵吵鬧鬧,但已經有兩分在意對方了。

    而這邊,裴欽鳴對書歌愈加照顧。

    玉謙與聞盈兩人也就看著這兩兩之間的情況,互相對視一眼……罷了罷了,沒必要沒必要。

    他們如今的關系,遠近正好,沒必要因為看著這四個人而做出什么改變,又有誰知道是好是壞。

    也真是當局者迷,旁觀者清了。

    裴欽鳴自認最近對書歌的照顧不動聲色,在其他人眼里卻早已超過一般的照顧了。

    裴欽鳴只有兄長,姐姐,可沒有比自己小的弟弟妹妹,但也不知道為什么,就是喜歡。

    因此,在遇到書歌的時候,才會直接被她吸引了,之后程翟揚,也差不多是這個情況。

    程翟揚之前可算紈绔,只是正好犯在了裴欽鳴手上,被教訓了一頓。

    興許是被家里寵得久了,也寵得好了,還從未遇到過能教訓他的,或是真的會直接不顧顏面教訓他的,自然對裴欽鳴‘另眼相看’。

    最初也只是覺得他讓自己沒了面子,想找回來,誰知久而久之,還真被裴欽鳴‘馴服’了去,真的對裴欽鳴另眼相待了。

    但也僅僅他一人罷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是從哪里看出來的,裴欽鳴想有弟弟妹妹,他在裴欽鳴面前可算是可勁地折騰,每次裴欽鳴要教訓他了,他就做出委屈又可憐的模樣,讓裴欽鳴不忍。

    撒嬌鬧混,還真像個不懂事的孩子一般。

    可若說真的是程翟揚從哪里知道的小道消息也不盡然,否則裴欽鳴長這么大,也不會只有程翟揚一人能讓他如此了。

    別說是因為身份,與裴欽鳴身份相似的不是沒有,卻沒兩個能讓他如此的。

    也不是因為性格,實在是其他子弟,沒有程翟揚這個鬧混勁。

    就是有,也會怕裴欽鳴偶爾黑了臉色的模樣,自然慢慢就退縮了。

    只有程翟揚這個沒心沒肺的,也不怕他。

    真讓程翟揚說,他興許會說“那是因為我知道裴欽鳴不會真的這么無情的!

    這算是討好裴欽鳴吧。

    程翟揚哪會沒有自知之明,就算他真的惹裴欽鳴生氣了,大不了裴欽鳴教訓他兩頓就是了,也沒多的了。

    裴欽鳴拿他沒有辦法,也總不能殺了他。

    他背后的程翟兩家,又不是真的是吃素的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也便就如此了。

    也是,哪有那么多的恰好,只是正好各方面都合適罷了。
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今期三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