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88小說網 > 神紋道 > 第六百七十六章 碾壓
    葉維神情淡漠,看著身化神劍的賀易以及另外六人,嘴角浮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,手指微微一震,剎那間無數光雨落下。

    “就這點能耐?”

    感受到光雨中蘊含的力量,所有人都流露出濃濃的不屑與諷刺,在他們看來,那光雨中蘊含的力量也就是下位帝尊境層次而已。

    這點微不足道的力量,也想威脅到自己?

    簡直是做夢!

    后發先至的賀易最先碰觸到光雨,不過他嘴角的不屑冷笑尚未完全展開,下一個剎那,隱藏在光雨中的空間之力爆發了。

    賀易臉色僵硬,整條手臂寸寸崩裂,鮮血噴涌,整個人帶著一絲凄厲的慘叫以更快的速度倒飛出去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另外六位滿臉不屑的天才也都在極度震驚與惶恐之中倒飛了出去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正感慨賀易實力強大的陳沖、王玄一怔怔的看著砸在自己腳下的狼狽人影,使勁揉著眼睛,整個人都懵了。

    什么情況?

    這是那個實力絲毫不亞于自己,并且說要一招解決葉維的賀易嗎?

    “砰!砰!砰!”

    下一個剎那,另外六人也都重重砸到了地上,擂臺上煙塵四起,在場的強者全部都怔住了。

    “一個照面,三大世家的七位小輩中最頂級的強者就這么敗了?”

    “眼花了,一定是老子眼花了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這他娘的根本不可能!”短暫的寂靜之后,伴隨著粗重的喘息聲,無數震驚、錯愕,難以置信的驚呼聲陡然響起。

    不僅他們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,連謝云雷、陳家、王家、賀家的這四位有著上位帝尊境修為的家主也都懵了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葉維施展的那光雨中蘊含的力量明明只是下位帝尊境層次啊,怎么可能有這么可怕的威能呢?

    “不堪是懸空十教出身的家伙,這般實力,真是怪物!”謝云雷哭笑不得,暗嘆自己實在太小看葉維了。

    擂臺上,葉維一臉淡然。

    興奮?

    別開玩笑了!

    堂堂圣境存在,虐幾個小輩真沒什么值得興奮的,而且對他而言,懸空山小世界的這些人都是生命中的過客。

    略微有些讓他生氣的便是陳鳴這小子了!

    葉維從煙塵中走出,走到了陳鳴身前,眼眸中帶著淡漠,“現在的我,有資格為謝月出頭了嗎?”

    “我說過,你們四大世家誰當城主,我都無所謂,可你明明知道謝月不是你的對手,依舊廢了她的丹田,真讓我有些生氣了!”

    “我便給你個教訓,讓你明白做人不能太張狂的道理!”葉維伸出手,輕輕一彈,一道光雨射出,直直轟向陳鳴的丹田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見葉維要毀陳鳴的丹田,一旁的槍帝陳沖頓時急了,忘記了葉維的恐怖實力,沖了上來。

    “一邊去!”

    葉維看都沒看,一揮手,一道浩蕩力量涌出,如同一道洪流,撞在陳沖身上,陳沖當即便噴出一口鮮血。

    堂堂劍帝,雷城青年小輩中的第一人,竟連讓葉維真正動手的資格都沒有,一揮手,便震的吐血。

    差距太大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陳沖的身體重重砸到了地上,眼中布滿了惶恐,背后滲出了冷汗,瞬間便浸透了衣衫,驚恐的望著葉維。

    這一刻他才真正明白葉維的恐怖!

    “不,不要毀我的丹田,我知道錯了,先生,我真的知道錯了,我愿意向謝月賠罪!”陳鳴真的怕了,苦苦祈求。

    “賠罪?”

    “你還不明白嗎?做錯了事,便要學會承擔!”葉維眼神淡漠,手掌落下,光雨落下。

    “這位小友,謝月侄女的丹田,我陳家會負責修復,看著犬子年幼無知的份上,能否給我面子,繞過他這一次?”

    就在這個時候陳家家主陳元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年幼?呵呵,是啊,他很年幼,但這么年幼便做出如此陰狠的事,不是更應該接受教訓嗎?”

    “你不應該護著他,否則的話,他會惹出更大的麻煩!”葉維回身,看著陳家家主,一字一句道。

    “而有些麻煩,并不是你們陳家能夠擺平的!”

    “小友說的是,不過在這雷城,很少有我陳家擺不平的事,你說是吧云雷城主?”陳元說著望向了謝云雷。

    謝云雷沉默不語。

    確實!

    即便他是城主,即便他女兒的丹田被廢了,他也不得不給陳家面子,因為四大世家中陳家的實力是最強的!

    “葉維先生,要不……”

    謝云雷望向葉維,眼中有著一抹無奈,不過他的話沒說完,葉維便揮手打斷了,他看著陳元,眼神微冷。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“不過現在,陳鳴讓我很不高興,我一定要廢了他,你能擺平嗎?”葉維說完便不再看陳元,懸浮在陳鳴丹田位置的光雨直接落下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空間之力透體而入,直接撕裂了陳鳴的丹田!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陳元怒了。

    “陳鳴覺得他的實力比謝月強,便廢了她的修為,他認為自己沒錯,我的實力也比他強,廢了他的修為,自然也正常!”

    葉維面無表情,好像在說一件與自己無關的事。

    “哼,這么說的話,我比你強,也可以廢掉你的修為?”陳元目光森然,猛的踏出一步,掠向擂臺,冷冷喝道。

    “你比我強?”

    “誰給了你這個自信,你若是想動手的話,盡管試試,不過我提醒你一句,有些事一旦做了,便沒有后悔的資格了!”

    葉維看著陳元,陳鳴的陰狠讓他有些生氣,陳元這個家主護短的做法,更是讓他生氣,有些人就是這樣。

    給他臉,他都不知道要!

    “陳元,你真當我不存在嗎?葉維先生是我謝家邀請的幫手,你若動他的話,便準備與我謝家全面開戰吧!”

    謝云雷看不下去了,身形一晃,也掠到了擂臺上。

    且不說葉維的身份,僅僅是因為葉維幫了謝家這么大忙,他都不可能眼睜睜看著陳元對葉維出手!

    陳元直直盯著謝云雷,沉默了一下,沉聲開口,“很好,謝云雷,今日這件事我陳家記下了!”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說完陳元便帶著陳家的人離開了演武場。

    王家、賀家的人皮笑肉不笑的向謝云雷道喜,旋即也走了,他們自然樂意看到陳家與謝家交惡!

    城主之位的比斗就這么落下了帷幕!

    謝家守住了城主的位置,雖然與陳家鬧的有些不愉快,但謝云雷依舊為葉維舉辦了盛大的慶功宴。

    柳通也出席了,他雖然沒立什么功,甚至是給謝家丟了臉,不過他畢竟也算是謝家的幫手,而且是紫云山的弟子,謝云雷也不好太過得罪。

    “呵呵,真沒想到葉維先生的實力這么強啊,來我敬先生一杯,不知道葉維先生來自來個宗門?”

    柳通臉上掛著虛偽的笑容,舉著酒杯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沒資格與我喝酒!”

    葉維看了他一眼,淡漠道,當初第一次見面,他主動伸出,柳通卻連理都理,面子,葉維給過他了,是他自己不知道珍惜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柳通臉龐通紅。

    “哼,我早聽人說了,你說你是雪神教的弟子?真是開玩笑,雪神教是什么層次的勢力?懸空十強大教之一,他們的弟子哪個不是高高在上,怎么會來我們小小的雷城?”

    “竟然冒充雪神教的弟子,誰給了你這個膽量?說吧!你到底有什么目的!”柳通冷冷盯著葉維,神情自得,以為自己戳到了葉維的痛處。

    “柳通,你說什么呢,不得無禮!”謝云雷眉頭一皺,沉聲喝斥。

    其實對葉維雪神教弟子的身份,謝家上上下下或多或少都有些懷疑,正常情況下,那種大教的弟子,是不可能來雷城這種小地方的。

    但一來葉維有實力,二來葉維也并沒有圖謝家什么,如此的話,葉維是不是雪神教的弟子都不重要了!

    但柳通當眾這么質問卻非常不合適,若是葉維真是雪神教的弟子倒也罷了,萬一不是呢?冒充大教弟子,可是重罪!

    “你是在懷疑我?”

    葉維似笑非笑,柳通的心思他很清楚,無非就是因嫉生恨罷了,不過他倒是真說對了,自己真不是雪神教的弟子。

    不過卻不是他認為的借著雪神教弟子名頭抬高自己,他只是怕麻煩而已!

    “城主,我并不是故意與他過不去,而是冒充雪神教弟子的罪名太大,我們整個雷城都承擔不起!”

    “當然,如果葉維真是雪神教弟子,我愿意磕頭請罪!”柳通高喊,他的話倒是令的在場的人臉色都有些不自然了。

    是!

    冒充雪神教弟子的罪名太大了,一旦雪神教追究,不僅他們謝家,整個雷城怕是都要受到牽連!

    “柳通,你閉嘴!”謝月聽不下去了,但實際上心里也有些忐忑,因為葉維要了謝家的神通。

    并不是她舍不得這門神通,而是如果葉維真是雪神教弟子的話,雪神教的神通比謝家的神通強大太多了!

    即便要印證自身,也是到與雪神教同層次的大教,不應該孤身一人到小小的雷城!

    但無論如何,葉維都幫了她,幫了謝家,即便葉維真的冒充了雪神教弟子的名頭,她也不可能出賣葉維!

    “小月,你沒出去游歷過,不知道人心的險惡!”柳通看了謝月一眼,一副我也是為你好,為謝家好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其實這事也很好解決啊,大教的弟子都是有身份令牌的,懸空山雖大,大教的身份令牌也沒有人有膽量私自煉制!”

    “只要葉維先生拿出雪神教弟子的令牌,不就解決了嗎?多簡單!”柳通看向葉維,“您說,是吧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葉維身上!

    第六百七十七章隕神崖

    葉維喝了口酒,不置可否!

    “怎么?你不會拿不出來吧?或者說自己的身份令牌丟了?”柳通更加得意了,“哼,若是拿不出雪神教的身份令牌,你便盡快離去吧,別連累我們!”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東西?”

    葉維看了柳通一眼。

    “滾!”

    葉維一揮手,空間震蕩,直接把柳通挪移走了,葉維沒殺他,但也不想聽到在耳畔沒完沒了的聒噪。

    整個大廳一片寂靜!

    “云雷城主,我也不滿你們了,我確實不是雪神教的弟子,只是怕麻煩,才隨口這么一說罷了!”

    “我也無意給你們謝家、雷城帶來麻煩,你拿著這枚玉符,以后,若是因為我的事,而牽連到了你們,捏碎玉符,我自會解決!”

    葉維拿出一枚玉符,遞給了謝云雷。

    “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謝云雷神情尷尬,接也不是,不接也不是。

    “拿著吧,不要多想,我沒有怪罪你們的意思,只不過我真正的身份,如今有些敏感,暫時不能告訴你們罷了!”

    葉維看透了謝云雷的心思,微笑著道。

    謝云雷猶豫了一下,最終接下了玉符,這場宴席在有些壓抑的氛圍中結束了。

    “葉維先生,無論如何,我都好好感謝你!”整個大廳,便只剩下葉維、謝云雷、謝月、謝雨四人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該如何感謝,這門神通您拿著吧,這是我謝家最重要的東西了!”謝云雷拿出了謝家的星河掌神通。

    “爹,咱們家的神通,我,我已經給葉維先生看過了!”謝月看到這一幕,俏臉一紅,有些不好意思的道。

    畢竟她拿出神通的時候是背著謝云雷的!

    謝云雷尷尬一笑。

    “云雷城主,你們謝家的星河掌神通很不凡,若是完整篇的話,或許不會比那些大教的神通弱!”

    葉維沉聲道。

    “哎,這個我也明白,只是謝家先祖當年也盡力了,實在無法得到完整篇的星河掌!”謝云雷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若是神通完整,他如今又豈會需要看陳家的臉色?

    別說完整了!

    就算是第一掌都不全!

    “可以告訴我這星河掌神通是在隕神崖什么地方得到的嗎?我準備前往隕神崖看看!比~維看著謝云雷。

    “隕神崖?這萬萬不可啊,葉維先生,隕神崖實在太危險了,我們先祖當年也是跟著紫云山的強者一同進入隕神崖的,這才僥幸活了下來!

    謝云雷一驚。

    葉維的實力是很強,但要獨自前往隕神崖,在謝云雷看來,簡直是送死啊,沒有帝尊境圓滿的實力,絕對不能踏入隕神崖!

    “云雷城主多慮了,其實我的實力比你想象中的要強的多!”

    葉維笑了,若是連他都無法踏入隕神崖的話,整個懸空山小世界,只怕也沒幾個人能進去了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好吧!”

    見葉維如此有信心,謝云雷也好再多說什么了,旋即拿出了一塊神石,神石上有些模糊的神紋。

    謝云雷正要解釋,葉維眼中卻流露出了不可思議的驚訝之色,以他的悟性,一眼便領悟了神石上的神紋。

    其中的含義非常簡單,第三界獄,第三十六碑牢!

    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隕神崖是一座座界獄組成的?

    葉維錯愕!

    這與他想象中的隕神崖完全不同!

    “云雷城主,這隕神崖……”

    “隕神崖確實是當年開辟出懸空山小世界的那位真神的隕落之地,但同時也是一座無比龐大的牢獄!”

    “一共有三十六界獄,其中鎮壓著一個個無比強大的存在,我們懸空山的小世界的神通盡皆是從那些牢犯身上獲得的!”

    謝云雷看出了葉維的疑惑,解釋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多謝云雷城主了,記住,若是有事,便捏碎玉符,我先告辭了!”葉維有些迫不及待了。

    走出謝家,便朝著隕神崖方向掠去!

    雖然沒有動用圣境層次的力量,但鯤鵬神通的速度也不慢,更重要的是雷城距離隕神崖并不算太遠!

    第二日,葉維便到了隕神崖!

    這隕神崖看上去是一座山崖,下方是無盡的深淵,縈繞著朦朧的空間之力,很顯然這深淵下方實際上便是秘境一樣的存在。

    葉維縱身一躍,墜落深淵的剎那,便感覺周圍的空間正在變幻,眼前微微一暗,睜開眼的時候,已經到了一個無比廣闊的空間,分為三**區域,每個區域都是一座界獄,界獄中有無數光點。

    一個光點便對應一座牢獄!

    “第三界獄,第三十六碑牢!”葉維走了過去,直接到了謝家先祖當年獲得星河掌神通的碑牢。

    蒼茫的碑牢,沒有日月星辰,昏暗的天空中無數道神紋游走,那金色神紋,令的整個碑牢都泛著金光。

    “嗯?又來了?還不死心嗎?”

    碑牢中一位瘦小的老者正靠著石壁,他手上、腳上都是鐐銬,這些鐐銬并不是實體,而是金色神紋幻化而成的,涌動著無比玄奧的波動。

    “紫云山的小子,我告訴過你們,你們都沒資格繼承老子的神通,別枉費心機了,我也給過你們機會,不是給過你們第一掌的半招神通嗎?”

    “可這么多年了,你們卻連這半招都無法完全領悟,還想奢望什么?”渾身臟兮兮的老者冷眼看了葉維一眼。

    謝家的先祖當年是跟著紫云山的強者進來的,紫云山的人不可能不知道星河掌神通的強大,他們來過很多次!

    想要完整的星河掌神通!

    可惜!

    正如瘦小老者說的那樣,這么多年了,連那半招星河掌,都沒有人能夠真正掌握!

    “你誤會了,我并不是紫云山的人,甚至都不是懸空山小世界的人!”葉維看著老者,并沒有隱瞞,沉聲道。

    “前輩的星河掌神通,確實很強,晚輩想學一學,前輩盡管開出條件,若是晚輩能夠做到的話,絕不推辭!”

    葉維看著老者,一字一句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想出去,我想離開這鬼地方,你做的到嗎?”老者狂笑,看向葉維的目光中充滿了諷刺與不屑。

    葉維看了看那金色神紋化作的鐐銬,沉思少許,輕輕搖頭,那神紋印陣太過復雜,他看的懂,但卻沒辦法破解。

    “前輩當年既然愿意傳出星河掌神通,也是不想看著自己的神通,就這么與您一起埋沒在這里吧?”

    葉維微微皺眉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但你們根本沒有能力啊,連半招神通都無法領悟,就算我給了你們全部的神通,又有什么意義呢?”

    瘦小老者冷哼道。

    “別廢話了!”

    “想學神通可以,但等你領悟了那半招神通再來吧,我自然會傳你接下來的半招,領悟之后,接著傳!”

    瘦小老者說完便瞇上了眼睛,懶得再理會葉維。

    葉維微微一笑,緩緩伸出了手掌,剎那間一道光河至葉維體內涌出,浩浩蕩蕩,光芒刺目!

    “若是前輩指的是這半招神通的話,我應該已經領悟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瘦小老者望著葉維體內涌出的光河,猛然睜大了眼睛,眼眸微微一縮。

    “很好,這么多年了,總算有一個人領悟這半招神通了,我晉蒼的話,說了便會算數,我傳你下半招!”

    “不過,我只給你一百年的世間,若是一百年內,你無法領悟這下半招神通的話,接下來的傳承,也就不用再想了!”

    老者開口,與此同時一道手印出現在虛空中,手印中道道神紋浮現,一共是十萬八千道神紋。

    “雖然僅僅是第一掌,對你而言也算是大造化了,你若是能夠掌握,即便沒有踏入圣境,實力也足以比肩四星下位圣境了!”

    老者沉聲道。

    葉維的圣力、圣體都在虛竅中,即便是他也沒看出來葉維真正的修為。

    不過聽到老者的話,葉維的眼前卻猛的一亮,僅僅第一掌便這么強嗎?要知道,葉維的鯤鵬神通,修煉完整了,實力也僅僅相當于三星下位圣境而已!

    “不過,百年倒是不需要,一個時辰便足夠了!”葉維看著虛空中的掌印,道道神紋倒映在眼眸中。

    體內的主神之晶綻放光芒,以驚世駭俗的速度參悟神紋!

    “一個時辰?哈哈哈,你小子真是……”瘦小老者大笑,正要嘲笑葉維幾句,看到葉維參悟神紋的速度,立即不說話了。

    快!

    實在太快了!

    “這家伙是什么怪物!”瘦小老者都驚呆了,那手印中的神紋都綻放著光芒,葉維參悟一道,便有一道暗淡下去。

    他能很直接的看到葉維參悟神紋的速度!

    即便在他的位面世界,即便那些高高在上的真神,參悟神紋的速度也遠遠比不上這小子!

    不到一個時辰,葉維便參悟了全部的神紋,手掌伸出的剎那,光河浩蕩涌出,光河中一枚枚星辰浮現。

    這些星辰的布局非常玄妙,力量無比浩蕩!

    “很好!”

    葉維臉上露出了滿意笑容。

    “前輩,您可以接著傳授第二掌了!”葉維很期待,真想知道第二掌的威能會強大到什么程度!

    “不錯,不錯,小子,你真的很不錯!”瘦小老者比葉維都興奮,他很清楚,他這輩子不可能走出去了。

    這么強大的星河掌,若是因為他而斷了傳承,他實在感覺很對不起恩師,如今他終于看到希望了!

    “小子,看好了,這是第二掌,雖然依舊是十萬八千道神紋,但每一道神紋都比第一掌玄妙的多!”

    “你已經證明了你的悟性,我不再限制時間,無論什么時候,只要你領悟了這第二掌,便可來這里,我接著傳你第三掌!”

    “這第二掌的威能,可比第一掌強多了,你若是修成的話,在帝尊境這個層次,比你強的都不多了!”

    “至少也能擁有與六星下位圣境相當的實力!”瘦小老者說著,直接施展了第二掌,浩大的手印浮現,一道道神紋出現在葉維眼中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,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!
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今期三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