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88小說網 > 都市之兵王歸來 >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駕臨
    王穆跟在蕭獅潼身后,保持著半米距離,不顯山不露水,就像是一個普通弟子,絲毫沒有往日的意氣風發。

    仿佛察覺到呂歸塵的視線,蕭獅潼同樣停下腳步,扭頭向他看來。

    兩人的目光隔空對撞,沒有想象中的針尖對麥芒,反而像微風遇到夜雨。

    但越是如此,越讓人覺得心驚肉跳。

    “嘩啦啦!”

    人群一陣騷動,你推我搡,艱難的“擠”出一片空白地帶,唯恐夾在兩位大佬中間,遭受池魚之殃。

    呂歸塵瞇了瞇眼睛,忽然邁步朝蕭獅潼走去。

    雖然呂歸塵沒有流露出半點惡意,但超級強者本身具備的恐怖威壓,依舊令蕭獅潼背后的那些天龍派弟子肌肉緊繃,如臨大敵。

    蕭獅潼表情平淡,負手而立,冷眼看著呂歸塵和真武門諸人越走越近。

    兩位在武術界中地位尊崇的大佬即將碰面,周圍的武者們紛紛打起精神,睜大眼睛,唯恐錯過哪怕一丁點兒的細節。

    呂歸塵在離蕭獅潼兩米外停下腳步,視線掃過一旁默不作聲的王穆,抬手拱了拱,主動開口道:“蕭掌門,聽說這幾天你們很忙?”

    蕭獅潼揚了揚雪白的眉毛,抱拳回禮:“彼此彼此!

    呂歸塵淡淡一笑,邀請道:“既然碰到,就是有緣,我們一起進去如何?正好我也有一些話想跟蕭掌門談談!

    “莫非呂門主想讓我們主動放棄?”

    蕭獅潼面色沉凝,盯著呂歸塵宛若玉石的臉龐,皮笑肉不笑地道:“假如是這樣,還請免開尊口!

    天龍派與真武門為角逐十大隱世門派魁首的位置,彼此爭斗多年,甚至發生過流血沖突,因此蕭獅潼的言語毫不客氣。

    “蕭掌門多慮了!

    呂歸塵擺擺手,表情沒有任何變化,仍然一派云淡風輕,展現出深不可測的城府和心性,與前兩天判若兩人:“秦失其鹿,天下共逐之,我還沒自大到那個份上!

    “那你想跟我談什么?”

    蕭獅潼下巴微抬,語氣淡漠,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樣:“這二十年來,真武門從未停止過對天龍派的打壓,我不認為咱們還有什么好談的!

    見蕭獅潼開始翻舊賬,跟在呂歸塵身后的真武門諸人不由俱都怒形于色。

    別人或許會因為畏懼蕭獅潼的武功,選擇退讓三分,他們可不怕。

    “蕭掌門,我們門主以禮相待,請你別不知好歹!币粋身材精瘦、雙目細長的男子忍不住插嘴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蕭獅潼眼神驟然一冷,氣機勃發而出,宛若排山倒海般,向說話的那名男子覆壓過去:“本座行事,需要你來指手畫腳?”

    那個男子悶哼一聲,如遭重擊,腳下踉蹌后退,面孔瞬間變成慘白色,鼻孔中更涌出兩股鮮血。

    周圍的武者們見狀,全部屏住了呼吸,大氣也不敢喘一口。

    呂歸塵不動聲色地橫移半步,擋在那個男子和蕭獅潼之間。

    如果說蕭獅潼的威壓是滔天巨浪,那么呂歸塵的身軀就是巍峨礁石,任憑風急浪高,我自巋然不動。

    “蕭掌門,以你的身份,何必跟晚輩一般見識!

    呂歸塵慢條斯理道:“我們能談的事情很多,比如,杜懷真閣下退隱后,我等隱世門派當如何自處?”

    蕭獅潼眼神閃爍了幾下,輕輕一揮衣袖,外放的氣機頓時煙消云散。

    “好,就讓我聽聽呂門主的高見!彼闷届o無波的聲音道。

    對于這樣的結果,呂歸塵早有預料,他嘴角上揚,眼底閃過一絲莫名的光芒,側身讓開,伸手虛引:“請!

    蕭獅潼環顧四周,視線所及,眾人紛紛低頭。

    他臉上浮現意味深長的神色,然后收回目光,沿著武者們讓出來的通道,大步走向京城國術館。

    呂歸塵無聲地笑了笑,追上蕭獅潼的腳步,和他并肩而行,邊走邊說話。

    直到真武門和天龍派一行徹底遠去,周圍的武者們才如釋重負地吐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大宗師的威壓太可怕了,剛剛蕭獅潼閣下發怒的時候,我甚至感覺自己的心臟仿佛停止了跳動......”

    “難怪在古代,大宗師被稱作陸地神仙,如淵如獄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萬一他們打起來的話,咱們這些小魚小蝦就遭殃咯~~”

    武者們竊竊私語,不知為何,都有些興味索然。

    敢來參加炎黃武道會的,哪個不是對自己信心十足?

    然而,在他們面前,卻擺著一座高不可攀的大山,終其一生都看不到跨越的可能。

    認清這個事實后,即使再沒心沒肺的人,也難免感到氣沮。

    便在此時,遠處又傳來喧嘩聲和尖叫聲,甚至比真武門出現時更加熱鬧。

    “快看,林重閣下來了!”

    “好年輕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聽說林重閣下只有二十幾歲,和他獲得的成就相比,簡直讓人不可思議!”

    “林重閣下好帥,我可以為您生孩子嗎?”人群中,一個衣著大膽、長相俏麗的女性武者忽然沖林重大聲喊道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登時引起其他女性武者強烈的不滿。

    “哪里來的賤貨!”

    “想給林重閣下生孩子?請問你配嗎?”

    “就你那副尊容,還是趕緊回去照照鏡子吧!”

    此起彼伏的尖叫聲中,林重一臉淡漠地往前走著。

    林重身穿黑色練功服,雙眸沉靜幽深,不見絲毫波瀾,每一步都走得平穩而踏實。

    在林重后面,馮南和雪乃亦步亦趨,寸步不離。

    馮南穿著女士西裝,衣服非常貼身,勾勒出凹凸有致的曼妙曲線,燙成波浪卷的秀發隨意披散在腦后,整個人散發出性感知性的氣息。

    她沒有戴眼鏡,并且換了個發型,再加上精致的妝容,整個人氣質大變,哪怕平時最熟悉她的人也認不出來。

    雪乃倒是和往常差不多,穿著比林重小一號的練功服,懷里抱著裝有鳴鴻刀的木匣,背后則背負著扶桑的傳世名刀村雨。

    和林重的淡定相比,跟在他后面的雪乃和馮南都有些不自然。

    馮南還好,尚能勉強保持從容,而雪乃卻已小臉發白,腦袋越垂越低,下巴幾乎快要碰到胸脯了。
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今期三肖中特